欢迎进入小型啤酒设备_自酿啤酒设备_精酿啤酒加盟_徐州德驿啤酒设备网站
全国服务热线
18151309519
公司新闻
重庆啤酒江湖“飞哥”-罗飞
时间: 2017-08-29 09:35 浏览次数:
什么是有价值的生活? 有一个男人,放弃了上市公司高管的职位和年薪,投入1000多万元,埋头在租来的厂房里整整一年,就为了酿造出自己真正追求的精酿啤酒。连续最长的时候,他
  什么是有价值的生活?
  有一个男人,放弃了上市公司高管的职位和年薪,投入1000多万元,埋头在租来的厂房里整整一年,就为了酿造出自己真正追求的精酿啤酒。连续最长的时候,他和搭档熬更守夜,足足熬了三个白天两个晚上——困了连凳子都没有,只能在纸板上躺下迷糊半个小时,就这样,终于打造出重庆第一家精酿啤酒厂。
  这样规模和配备的精酿啤酒厂,放眼全国都属罕见。
  这个男人叫罗飞。重庆啤酒江湖,人送外号“飞哥”。
  大佬们都爱喝什么酒?
  见到飞哥的时候,他正忙着安排给金砖国家的大佬们送酒。
  7月26日,金砖国家劳动与就业部长级会议在重庆召开,大佬云集,规格极高。罗飞原来根本想不到这跟他和他的艺术精酿有什么关系。
  谁知一个电话突然打给他,“重庆首次承办金砖国家部长级会议,来的都是老外,艺术精酿有兴趣来试试吗?”
  要知道当时,艺术精酿还没正式推出,甚至连包装都还没做。
  然而凭借出色的品质,罗飞最终脱颖而出,成为会议的唯一啤酒供应商。
  运气吗?如果说努力和坚持也算是一种运气的话。
  算上念大学,罗飞已经在啤酒行业耕耘了整整二十年。从最早的重啤集团,到嘉士伯控股这家西南第一大啤酒供应商,从酿酒技术员到车间管理,再到外派分厂,最后统管整个上市公司几十家啤酒厂的生产,罗飞亲身参与、见证,也分享着重啤的脚印和荣光。
  ——被外派到浙江宁波,当地一家十一万吨的啤酒厂亏损,罗飞就一个十几人的小团队,苦干五年,把工厂最高峰做到产能十八万吨,实际盈利6000万!
  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荣耀的机会。因此谈起老东家,罗飞总是充满感恩。
  照这条路走下去,会怎样?谁也想不到,2016年7月,他突然辞职了,要创业。
  废掉的武功,被点燃的火光
  罗飞的Title不多,但含金量十足。
  比如德国职业酿酒师执照,拿到这个资格的人在重庆不超过十个,在全国都屈指可数。比如他是重啤第一任总工程师的关门弟子,连续担任啤酒国家评委十几年。
  我们管啤酒叫“喝”,雅一点叫“牛饮”,罗飞却称之为“品鉴”。
  品鉴一杯啤酒,麦芽汁浓度多少,用的哪种酵母,使用的什么原理和工艺,哪怕没去过工厂,罗飞也能说得七七八八,甚至于,这种啤酒风味缺陷来自于哪儿,应该改造什么环节,罗飞都能一语中的。
  人才。
  这样一个领导眼中热爱啤酒、老成持重的人,三十岁之后却突然说,“再不创业就晚了。”
  啤酒生产最基本的四种原料:麦芽、啤酒花、酵母、水。大工业生产的啤酒,出于成本、效率以及市场等综合考虑,只要固定一种酵母,往往十年二十年都不会变。对学技术出身的罗飞来说,正是因为热爱,才会一直感到“武功都要废了”。
  其实,是内心的躁动从没死过。
  啤酒界有一句话,酿酒不仅是一门科学,更应该是一门艺术。这也正是罗飞命名“艺术精酿”的由来。宁波五年,他听说了太多某某老板将纽扣做到全球第一、某某吸管占据全球一半以上市场的故事,那种敢于拼搏、迎潮而上的创业精神,深深激励着他。
  这是最好的时代。潮头已经来了。
  在美国,精酿啤酒占到11%的市场份额,销售额占到25%。而在国内,相对啤酒产量的稳起,今年啤酒行业的利润反而提高。业内普遍认为,整个行业的中高端转型带来了这一变化。从消费者角度看,“喝饱”的需求早已满足,怎么能“喝好”?
  事实上,熊猫精酿完成A轮1.19亿融资,青岛啤酒、燕京啤酒等大众啤酒品牌入局精酿啤酒,都印证了小众啤酒市场的崛起。
  拿重庆来说,德国8000万人有2000家精酿啤酒厂,重庆3000万人,这个市场有多大?
  天时地利人和。江湖硝烟刚起,罗飞胸口那团火光就被点燃了。
  你站三五种还是独有那一种?
  我们常在谈论产品创新,什么是产品创新?30度超高麦芽浓度的啤酒你喝过吗?
  全球至少有100多品类的精酿,如果说品种的话甚至达到几千上万种,而目前大工业批量解决能喝到的不超过三五种。
  大多数人对啤酒的印象还停留在丢一箱啤酒在家一年都不会坏,而精酿啤酒,简单说,新鲜的最好喝,就像当天采摘的水果,营养丰富,再放两天,就不要喝了。
  除了老牌啤酒厂,纵观国内精酿啤酒玩家,大致可以分为这样几类,第一,有钱,第二,懂技术,第三,会营销。出众者,或许兼而有之。
  罗飞算不上有钱,笑说做艺术精酿,和搭档两个人全部身家都押上了。可他敢花钱。
  1000度平方米的厂房是租的。但是,为了做出品质上乘的精酿啤酒,他不惜全世界采购,麦芽来自德国,啤酒花来自美国,酵母从比利时进口。
  国产麦芽一吨2800元到3500元,艺术精酿的进口麦芽一吨2万元;国产啤酒花一吨4万元,艺术精酿的啤酒花一吨25万元,“就桌子这么大一点儿”。
  这还不算,硬件更贵,全套污水处理设备就是大几十万,为了严格控制酿造过程中的微生物水平,罗飞甚至连啤酒软管(酒体流通的管道)都是买的几万块一根的“奢侈款”。
  再到酿酒流程,每一种麦芽的蛋白质含量是多少、蛋白溶解度是多少、浸出物含量、粗粉细差、产生的麦汁口感如何等等都会直接影响产品质量,怎样通过温度、压力、时间和酶来控制麦汁的组成?再比如,风味如何设计?为此该选用什么样的酵母?
  连罗飞这样的职业酿酒师,都要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反复试错,直至固化成标准。
  “很多人说明明我上次放的是一样的原料,用一样的时间,怎么做出来口感就不一样?那才是偶然的好运气。”
  真正的好产品,只有跟人结合,才能迸发出源源不断的生命力。
  2017年7月,艺术精酿推出两款精酿啤酒,黑啤两江世涛,红牌琥珀艾尔。相比高成本,139元4升的价格几乎没有利润空间。
  罗飞说,“我不能牺牲品质,但也要用时间去培育市场。”
  有朋友开玩笑,你不怕你熬啊熬终于熬出头了,摘桃子的人不是你吗?
  尽力而为和全力以赴的区别
  创业是场修行。漫长,苦熬。
  艺术精酿2016年7月刚刚启动,就遭遇了一个眼看着迈不过去的坎。重庆市政府出台决议,不再新增任何啤酒产能。正好建到一半的厂,卡死了。罗飞跑到哪个部门人家都说,供给侧改革,去产能,不给办。
  跟时下流行的精酿啤酒馆自酿自卖不同,要办啤酒厂,必须拿到食品生产许可证,否则查封厂房、扣押设备、罚没收入,你会一无所有。当时厂建好了,只能生产一点酒自己喝,送朋友喝,不能销售,罗飞觉都睡不着。
  选择另一份事业,就是选择另一种生活。
  他告诉自己不要放弃,“当你真正想做一件事的时候你会发现,你会拼尽全力去做,不是你今天拼尽全力,这个月拼尽全力,而是你要持续的去想办法,这条路走不通换一条路,再换再换一直换到总有一天走通。”
  被拒绝了几十上百次,想了无数办法,罗飞记得很清楚,2017年7月3号,艺术精酿终于拿到食品生产许可证。
  花了整整一年。
  “摘桃子的人不是我很正常,只要精酿啤酒市场起来了,大公司拿走90%没关系,我剩10%就可以。”
  “我喜欢一辈子只做一件事,就像我上学的时候学啤酒,我希望我七十岁八十岁还是做啤酒,别人到重庆来,说有家啤酒厂,他们的产品非常创新,比如重庆花椒很出名,他们就给融入到啤酒里去了,想起来不很有意思吗?”
  最近,罗飞正在研制一款30度超高麦芽浓度的精酿啤酒。黑啤两江世涛、红牌琥珀艾尔的风味,符合80%大众消费者的审美。而这款“高烧酒”真正是小众中的小众。
  在酿酒过程中,如果麦芽浓度太高,渗透压就会变高,酵母因为不堪其压,细胞壁就会破裂,所以怎样能使酵母生存下来,还能愉快的工作,这就是一门酿酒的科学。
  而艺术,就是让啤酒的风味能呼应人心。
  按照罗飞的设想,“比如你公司二十周年,老板和团队喜欢啤酒,想要定制一款精酿啤酒,回忆走过的二十多年。那么这个啤酒开始应该是这个味道的苦,就像创业一样,现在苦尽甘来了,回味香香的,就像收获时一样,老板和员工就着酒就可以讲一顿饭。”
  甚至,罗飞计划开设一家“艺术精酿体验店”,所有酿酒设备全部设置在一个透明的房子里,供人参观。他还想试着培养一批精酿啤酒的粉丝,邀请他们前来体验酿酒的过程,感受啤酒文化。
  艺术精酿年产量已经可以达到几百吨,也有投资人上门前来寻求合作。想法很多,但对做技术出身的罗飞来说,关于销售的一切都还只是摸着石头过河。
  但至少,我们正在看到一个男人的奋斗。
  世界上没有唯一正确的道路。关键在于你想成就的价值和你愿意付出的努力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版权所有 徐州鲜啤精酿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17041369号-1
全国服务电话:18151309519   传真:xzgzn@163.com
公司地址:江苏徐州云龙区中茵广场4幢109#